Saturday, 16. December 2017

Visitantes

1265691

Búsqueda

AGON en Facebook

Compártenos

Share to Facebook Share to Twitter Share to Linkedin Share to Myspace Share to Delicious Share to Google 

Compartir

 

香港敲碎了中國泡沫

抗議人士終知曉西方所贊的『中國夢』是一場惡作劇

Bret Stephens

美國《華爾街日報》2014106

 

ConfucianCommunism21 

無論香港人如何示威,他們已經做出了歷史性貢獻。換句話說,他們提醒我們,非居於中國的偽學者及知識分子所痴心的中國夢太荒謬。

『和平佔中』最重要的教訓如此:從德育角度中來解釋,佔中運動對美國華爾街,如瓦茨拉夫·哈維爾對阿比·霍夫曼同樣的關係。領導示威的學生強令北京政府兌現自己的諾言:允許自由選舉香港行政長官。香港學生代表現代中國的理想未來:原則性強、接受良好教育、實際、務實的年輕人。上週這群中國未來一代毫不掩飾地說出,他們不要參與中國的現代腐敗。

對阿諛奉承中國的西方學者來說,這就是新的新聞,他們樂此不疲地一直在強調二十一世紀屬於『中·國』。他們會說:“你們最好盡快習慣,越快越好!”他們這些人是怎麼樣的人呢?他們遊覽的上海是摩天大樓如山的上海浦東新區;他們瞥了一眼的是中國政府的經濟數據;他們乘的是中國子彈頭列車。因此他們認為西方已日薄西山。

要是我們能做“一天中國”…那黨派紛爭就不會阻止開明政府。難道一切問題不就會迎刃而解?

別跟香港人說這樣的話。他們吃了不少苦頭才發現,如果北京政府未迫於壓力,它不會兌現諾言,也不會聽取異議,更不會預想一個政權減少的共黨的未來。香港富裕得益於小政府主義、自由放任、“非人治而法治”的原則,均能追溯到後期的殖民管理者。香港與中國相比,之所以仍然富裕是因為仍然自由,也沒有那麼腐敗。

香港這個地方如何?如果中國這個地方非中華人民共和國那個政府,中國這個地方就會和香港一樣的:簡要的說,如果政府不是滿足他自身權貴階層的工具;如果人民能隨意禮拜、寫作、行動和結社,那就行了。

上週的群眾抗議提出的是以上這些基本需求即將被剝奪:香港人突然出動,因為他們清清楚楚知道中·國·是·什·麼。沒錯。他們看重他們地區的政治自治、傳統和特點。之所以他們會躺在大街,忍受雷暴天氣及催淚性毒氣,是因為北京政府給予的並不是更好的待遇,例如,更大的交易市場,更大的財富,更多的機會。

這些都沒有。中國大陸精英常常尋找出路都有這樣的原因。習近平主席的女兒用了假名登記進入美國哈佛大學,還有前主席江澤民的孫子,也一樣的。其他的富有中國人也會為了尋找出路到處投資,為了在美國工作、為了曼哈頓街57號的房子、為了加拿大的護照、為了得到給中國企業家的美國綠卡EB-5(投資百萬美元所得到的綠卡)。

鄙刊的Jeremy Page2012年說道:“雖然共黨成功地成功地兜售了『中國模式』的經濟成就,但是他們黨員的孩子卻朝着外面走。他們尋找的東西,在中國是錢買不到的:更清潔的空氣,更安全的食物,更好的教育。也有那些黨員擔心政府腐敗和他們財產的安全。”

對這些人來說,中國所有的出口都已經打開了。不過,非精英分子呢?如果沒有政治關係,或者錢不夠賄賂共黨員來簽合同、賄賂醫生做體格檢查,不夠錢離開國家,或者只想單純地改變生活,這些留下來的人的出路又在哪裡?

香港抗議人士也·是·為·了這些人示威。他們運動未言明的主題句就是“不要讓我和中國剩下的人一樣。”他們終知曉西方所贊的『中國夢』是一場惡作劇。夢中最基本的是自由:如果政府連人民能夢什麼都要管,那根本不存在真正的夢。

不過真正的夢只存在於代表中國的西方啦啦隊隊長的腦袋裡。這些人的靈魂是技術專家的靈魂。他們拿中國當政府典範,就像60年代他們也拿莫斯科當典範。他們認為智慧是從領導人來的,國家精力應該用於巨大工程,專制意見應該替換民主黨派紛爭。他們尋找的是一種沒有矛盾的生活(和政治)。五年十年之後,當中國泡沫已經破裂的時候,他們就會去找另外一個有前途的技術專家治國。

同時,請看看香港人。他們再次提醒我們,中國夢只是天真的專欄作家的夢,還提醒我們,西方的燈還在亞洲明亮地閃耀。